<center id="71rjv"><em id="71rjv"></em></center>

  • <center id="71rjv"></center>
    <tr id="71rjv"></tr>

      <tr id="71rjv"><sup id="71rjv"></sup></tr>
      <th id="71rjv"></th>
    1.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評論丨“全球最低企業稅”能否帶來更公平的全球稅收新體系?
      作者:cdyhjy    發布于:2021/07/13   來源:
      摘要:

          日前在意大利威尼斯結束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發布公報,表示支持本月初經合組織推動下132個國家達成的“全球最低企業稅”改革共識。該共識是在經合組織推動全球稅收治理體系改革的“包容性框架”下簽署,各國同意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定為“15%”,由此標志著長達8年的改革努力終于取得了階段性成果。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公報稱其為“創造更穩定、更公平國際稅收框架的歷史性協議”。

          但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共識的達成,是否就能解決傳統全球稅收體系的痼疾,并最終帶來更公平的全球稅收新體系呢?

          從彌補全球稅收體系漏洞、防止稅收政策“惡性競爭”乃至“逐底競爭”的角度來講,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達成具有明顯的進步意義。稅收政策的“惡性競爭”是指各主權國家利用稅收優惠措施吸引外國投資的競爭性策略。雖然經濟學理論和實證研究在“低稅率是否會帶來高的外國投資”方面存在著巨大爭議,但在實踐層面,稅收競爭卻已經成為諸多國家事實上的政策選擇,并甚至演化為“避稅天堂”的普遍出現,由此帶來的直接后果便是大量跨國經濟活動得以利用制度差異“合法”地規避稅收。相關研究曾指出,全球范圍內大約存在70余個“避稅天堂”,超過50%的跨國借貸及30%的外國直接投資都通過其來完成,并甚至導致了托馬斯-皮克迪所指出的“富國和窮國都是凈債務國”的吊詭局面。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達成,意味著確定了各國稅收競爭的“底線”,惡性乃至逐底競爭有望成為歷史。

          不過這仍然不意味著全球稅收體系改革便一蹴而就,或者說全球稅收體系就必然走向更公平的未來。包括愛爾蘭、愛沙尼亞、匈牙利在內的7個國家尚未在經合組織的協議上簽字。盡管美國財長耶倫認為這些國家的同意并非該改革持續推進的必要條件,但其事實上意味著全球稅收體系漏洞的持續存在。更重要的問題在于,如何在最低稅率的基礎上合理分配稅基,并有效應對數字經濟發展的稅收挑戰,仍然是全球稅收體系改革必須回應的重大挑戰,而這也是今年十月G20會議將重點關注的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最低企業稅并未作為獨立議題進入經合組織的改革進程,而是以“應對數字經濟稅收挑戰改革方案”的一部分進入了“包容性框架”,而這也正是美國與經合組織推動的“數字稅”改革方案的博弈結果。經合組織提出的“數字稅”改革方案通過業務類別、利潤門檻等因素來決定哪些數字經濟企業將成為征稅對象,但考慮到大型跨國數字經濟企業主要來自美國,這也被美國政府視為構成了“差別化的稅收待遇”和“不公平的貿易壁壘”。美國政府因此要求將所有領域的大型跨國企業都納入征稅范圍,而非僅僅數字經濟領域,由此便最終推動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進入了經合組織“數字稅”改革方案之中。

          事實上,跨國數字經濟企業已經成為全球企業稅收規避行為的主要主體,利用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作為利潤源泉的商業規律,其能夠輕易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國家。相關研究測算表明,歐盟范圍內數字經濟企業的平均有效稅率僅為8.5%,相比之下傳統跨國企業的平均有效稅率卻高達23.2%;而第三方機構Fair Tax Mark在2019年的調研報告顯示,Amazon、Google、Apple、Facebook、Microsoft、Netflix六家美國公司在過去十年里應納稅額和實納稅額的差值高達1553億美元,而其中尤以Amazon為最。這也使得其他國家能夠接受美國提案,將最低企業稅率納入到“數字稅”改革方案;但也正因為此,我們對于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影響的分析,便應置于“數字稅”改革整體方案的背景下,而兩方面因素也使得我們仍然需要警惕相關改革不要成為擴大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稅收收益分化的又一“催化劑”。

          一方面,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重要的不僅在于稅率水平,更重要的是在特定水平上不同國家的稅基分配。以“利潤來源地”還是“企業屬地”來作為稅基分配原則的爭議始終是全球稅收治理體系的焦點,經合組織雖然在“支柱一”方案中詳細界定了新的征稅權力分配原則,但其究竟將帶來何種影響仍然眾說紛紜。例如相關評論即認為,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所征收稅額的60%將被G7國家拿走,而占據1/3人口的發展中國家則可能只能獲得3%的份額?紤]到全球經濟體系的復雜性,相關估算不一定準確,但卻仍然反映了利益相關方對此的擔憂。另一方面,為推動稅收改革要求的落實,經合組織還將“強制性”爭端裁決機制納入改革方案,除部分發展中國家可選擇加入之外,所有簽署國都被要求接受爭端裁決機制的約束。但該點卻是非洲國家一直反對的關鍵訴求之一。在非洲國家看來,由于專業知識和參與國際事務經驗的缺乏,強制參與爭端裁決機制很可能導致其在受到跨國企業起訴的過程中損失更多稅收,因此其要求改為有條件的選擇性加入。盡管我們認可爭端裁決機制在推動稅收改革落實方面的重要性,但該機制的專業性、復雜性以及不同國家應對能力的差異性,都使得相關改革的落實還任重道遠。

          (信息來源:21經濟網

      在线看片福利无码免费_色丁香_av老司机_亚洲偷窥丁香五月